记者体验,滴滴不派单

滴滴打着“共享经济”的旗号把市场本来就存在的黑车组织起来,成为了“网约车”。受政策所限,这部分车被打回原形成为”黑车”,很容易理解。

根据“滴滴出行”公布的3月份北京地区不同时段快车打车的成功率数据显示,打车成功率最高的时段为10点至17点,平均成功率在83.2%;最低为21点至23点,平均成功率仅为54.1%,接近一半的用户叫车需求无法被有效满足,供需明显失衡。

而被滴滴引入城市客运市场的私家车(尤其是专门购买用于“网约车”的车辆)则退无可退,他们变身为黑车,直接造成黑车队伍的壮大。

4月20日,三里屯太古里街边,一辆亮着红色条灯的黑车驶过,路边一位男子正在询问司机价钱。

这些黑车将长期与出租车和即将上线的合法网约车争夺客源,直接影响到合法运营车辆的营运收入,这是不争的事实。小编想问的是:谁来负责?如何负责?

根据“滴滴出行”公布的3月份北京地区不同时段快车打车的成功率数据显示,打车成功率最高的时段为10点至17点,平均成功率在83.2%;最低为21点至23点,平均成功率仅为54.1%,接近一半的用户叫车需求无法被有效满足,供需明显失衡。

所有在滴滴组织下参与非法营运的车辆不过是滴滴的炮灰,事实如此。

2016年12月21日,《北京市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实施细则》正式发布,延续了此前征求意见稿中“京籍京牌”的要求。另外,从事网约车运营需将车辆登记为营运性质,驾驶员应考取相应资格证书,为此,政策落地设置了5个月过渡期。

怪现象是“非法者被治理,始作俑者却依旧春意满面”,若如此,藐视法律者不层出不穷才怪。

4月1日,滴滴按照北京市网约车细则的规定,全面停止了对全北京地区外牌网约车进行派单。

根据“滴滴出行”公布的3月份北京地区不同时段快车打车的成功率数据显示,打车成功率最高的时段为10点至17点,平均成功率在83.2%;最低为21点至23点,平均成功率仅为54.1%,接近一半的用户叫车需求无法被有效满足,供需明显失衡。

如今,网约车新政过渡期进入最后一个月倒计时,新京报记者体验发现,随着网约车平台对非京牌车的限制,黑车市场有抬头趋势,一些黑车司机则明确表示,自己曾经是开网约车的,但是现在“不好干”了,转而开起了黑车。

2016年12月21日,《北京市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实施细则》正式发布,延续了此前征求意见稿中“京籍京牌”的要求。另外,从事网约车运营需将车辆登记为营运性质,驾驶员应考取相应资格证书,为此,政策落地设置了5个月过渡期。

3月底,滴滴曾表示,因近期运力减少,可能会在一定程度上对用户在部分地区、部分时段的打车成功率、等待时长等体验造成影响。

4月1日开始,滴滴按照北京市网约车细则的规定,全面停止了对全北京地区外牌网约车进行派单。

记者同时采访了多名夜间出行的乘客,均表示现在夜里出行想要打上网约车难度提高,有的人不得已选择相对方便的黑车出行。

如今,网约车新政过渡期进入最后一个月倒计时,新京报记者体验发现,随着网约车平台对非京牌车的限制,黑车市场有抬头趋势,一些黑车司机则明确表示,自己曾经是开网约车的,但是现在“不好干”了,转而开起了黑车。

体验1黑车加价普遍20公里80元

3月底,滴滴曾表示,因近期运力减少,可能会在一定程度上对用户在部分地区、部分时段的打车成功率、等待时长等体验造成影响。

4月20日晚9点,在三里屯,几辆反光镜上闪着红色LED灯条的私家车陆续驶过。路边依次停着10多辆趴活的黑车,黑车上条形灯始终亮着。而这些黑车车牌包括了冀、皖、黑等外地牌照。

记者同时采访了多名夜间出行的乘客,均表示现在夜里出行想要打上网约车难度提高,有的人不得已选择相对方便的黑车出行。

“走不走?”一位已经在路边站了十分钟的乘客上前询问司机。“磁器口去吗?”手机地图软件估算出了30元的车费,最终司机70元一口价成交。

体验1:黑车加价普遍,20公里80元

晚上10点半,记者在北京西站附近看到,路边停放着四五辆车,车内没有司机,也无任何提示灯。而在距离车辆不到5米处,有几个男子站在一起,“去哪儿,走不?”他们向路过的行人询问。

4月20日晚9点,在三里屯,几辆反光镜上闪着红色LED灯条的私家车陆续驶过。路边依次停着10多辆趴活的黑车,黑车上条形灯始终亮着。而这些黑车车牌包括了冀、皖、黑等外地牌照。

“三元桥走吗?”一名乘客咨询道。约20公里距离,司机开价80元,而且不还价。一名趴活的黑车司机向记者透露,自己开黑车不久,以前是开网约车的,平时下午4、5点到西站,夜里1、2点回家。

“走不走?”一位已经在路边站了十分钟的乘客上前询问司机。“磁器口去吗?”手机地图软件估算出了30元的车费,最终司机70元一口价成交。

两天内,记者先后在朝阳大悦城、三里屯、劲松、四惠等地打到黑车。其中,司机要价均高于正常打车价格一倍。

晚上10点半,记者在北京西站附近看到,路边停放着四五辆车,车内没有司机,也无任何提示灯。而在距离车辆不到5米处,有几个男子站在一起,“去哪儿,走不?”他们向路过的行人询问。

体验2 报废换车不划算 司机转开黑车

“三元桥走吗?”一名乘客咨询道。约20公里距离,司机开价80元,而且不还价。一名趴活的黑车司机向记者透露,自己开黑车不久,以前是开网约车的,平时下午4、5点到西站,夜里1、2点回家。

朱师傅是内蒙古人,如今每天晚上7点左右出车,最晚干到2点,一晚收入200元左右,他觉得生意并不好。朱师傅的车是京牌,尽管滴滴派单的强度还能适应,但最终,他又回到四惠附近,这个离家不远的地方开起了黑车。

两天内,记者先后在朝阳大悦城、三里屯、劲松、四惠等地打到黑车。其中,司机要价均高于正常打车价格一倍。

朱师傅说自己不开网约车的原因一个是网约车平台的相关奖励没有以前多了。第二个则是网约车新政对于司机资质、服务、运营车辆要求变高。朱师傅觉着自己“受不起那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