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8

两年还债60亿,危机之下哪个平台会成为易到的接盘侠

但是,对于携程和美团来说,都需要对易到的债务危机进行评估。或者说,需要借易到的债务危机,把易到的估值尽可能降低,用最少的钱把易到买下来。这就要看乐视是否舍得贱卖易到了。

●老牌网约车企业的多舛命途

图片 1

乐视方面对此说法予以否认,“我们很难不去猜测韬蕴接手后这一年都发生了什么。”在另外一则声明中,乐视还称韬蕴资本CEO温晓东在收购易到过程中有涉嫌欺诈行为。正因如此,韬蕴资本才会急于从易到的泥沼中抽身。无论易到在网约车市场是否还有一定的竞争优势,对于韬蕴资本来说都不重要了。但问题是,下一个接盘侠还会出现吗?

下面,请看看业内人士的分析。

“乐视控股及贾跃亭本人在主导易到期间欠下并隐瞒了巨额债务,这些遗留的债务问题正成为影响车主提现的关键因素。”公告中称,预计春节前债务问题将得到解决,线上提现将于2019年1月25日起全面开启。

那么,问题来了。谁会成为易到的接盘侠呢?

图片 2

还是美团?

但在与滴滴、快的等后来者的竞争之中,这名老将却败下阵来。在融资上的谨慎以及补贴策略上的保守,使它错失了网约车市场发展的黄金时期。后来易到的创始人周航在书中反思过往,提到了2014年易到在C轮融资上犯过的错误。当时易到仍处于市场领先地位,“一出门就有很多人追着找你谈……本可以拿到3亿美元的融资”,但由于害怕股权被过度稀释,周航最终只要了1亿美元。仅3个月后,滴滴出行就完成一笔7亿美元的融资,“此后一切都变了。”

有消息指出,周航和乐视早就在给易到找新的买家了。之所以周航会把乐视挪用易到13亿资金的事情曝光,主要原因是周航跟乐视之间在把易到卖给谁的问题上分歧太大。

融资上的谨慎使得易到在后期的补贴竞争阶段毫无还手之力,周航本身也未能对市场做出正确的判断,他在C轮融资时曾计划18个月后就实现盈利,在补贴大战时“绝不参战”,“后来这个行业融的钱越来越多,不断加码,我们没跟上,也就错失了机会。”

最终得到易到的,肯定是最想要得到易到的那个企业

双方争论的焦点在于易到整体负债的规模。韬蕴资本称,当时入主易到时贾跃亭承诺易到整体负债不超过23亿元人民币以及中泰创展通过易到提供给乐视的14亿元欠款无需韬蕴资本承担。但一年后,韬蕴资本称易到整体负债由乐视承诺的20余亿元飙升至近50亿元。

这个理由是,滴滴不愿意让任何一个企业把易到买走,把易到激活、壮大,危及滴滴的生存。

图片 3

是滴滴?

2018年11月,易到政府事务总监、副总裁吕艺发布邮件,炮轰公司CEO巩振兵欺凌员工,并以威胁开除员工为由逼迫自己向其磕头。之后网络流传一份“磕头”视频,在一场饭局上,吕艺确有向巩振兵磕头的举动。易到在之后发布声明称这是“一场险恶有预谋的饭局”,称吕艺的言论失实,并涉嫌恐吓、诽谤他人。

图片 4

“单纯以投资人身份来看,易到对于非产业资本的财务投资人来说,价值早已归零。”一位接近易到及韬蕴资本方面的知情人士评价说,无论从行业、用户、月活日活等任何一种估值方法来看,易到都不具备投资价值。寻找中国创客记者就此事询问易到方面,公司回应称“不予置评”。

总之,滴滴、携程和美团都有收购易到的诉求。当然,除了这三家企业之外,还有神州专车、吉利集团等企业也有出手收购易到的可能。然而,谁会成为易到的接盘侠,就看谁的欲望更为迫切了。

回看易到的发展之路,不由令人扼腕叹息。这家公司是中国最老牌的网约车企业,早在2010年就已成立,比现在网约车市场的老大哥滴滴出行早了4年。它曾先后获得多家顶级投资机构的青睐,成立之初拿到真格基金百万美元的天使轮融资,之后四年先后获得晨兴资本、Qualcomm
Ventures、CBC宽带资本、创新工场、携程、DCM中国及GIC新加坡政府投资公司的近3亿美元融资。

如果最终滴滴收购易到,那只会有一个理由。

易到司机端提现难的问题几乎与公告发布同时爆发。2018年12月28日,易到车主端App发布公告称,车主提现难是由于受到与乐视控股的遗留债务问题所致,韬蕴资本正在全力推进债权追回工作,已通过美国加州法院下发临时限制令,冻结贾跃亭持有的法拉第未来股权及四处房产。

现在的乐视,不仅给不了易到任何支持,反而会拖累易到。这次,周航把易到的问题公开化,不排除这样一种可能。即通过负面新闻拉低易到的估值,把易到贱卖出去。

高层的频繁换血为此后公司内部旷日持久的“内斗”埋下伏笔。“派系林立,资本、管理和运营团队相互博弈,内耗问题严重。”一位现已离职易到的员工说。巩振兵加入后,同时带来不少百度外卖的老部下。公司内部的初创员工、乐视系、韬蕴资本及后来的巩振兵团队摩擦不断,上述员工略带愤懑地评价,“不是做事的人,都是资产贩子。”

图片 5

韬蕴资本目前面临着一个退无可退的尴尬境地。一方面,其本身资金情况不容乐观,公司实控人温晓东被法院列入“老赖”名单,限制其不得实施高消费及非生活和工作必需的行为;另一方面,易到司机提现难问题已经持续多时,提现日期一再延迟,引发部分车主上门讨债。

乐视会慷慨解囊吗?恐怕不会,指望乐视给易到输血是几乎不可能的。

图片 6

图片 7

双方的分歧还表现在对公司未来发展的理念上。据媒体报道,乐视将易到视为其汽车生态的组成部分,竞争策略激进;而周航偏保守,坚持“小而美”的高端商务风格,为此两者冲突不断。这些分歧在2017年4月达到顶峰,周航对外发布了“乐视挪用易到13亿资金”的言论,引爆了双方的激烈争论。乐视方面否认挪用一说,称周航的言论属“恶意诽谤”,此举是“农夫与蛇的现实版”。

虽然易到对于滴滴自身的业务而言,没有多大价值。但是易到毕竟已经形成了一个完整的业务模式,有一套完整的经营体系,对于其他想进入网约车市场的企业来说,可以通过收购易到,直接杀入网约车市场,不用再从头做起。

但让后来者担忧的是,易到早年积累的品牌形象已经大打折扣,长期的提现难让网约车司机纷纷逃离至其他平台,运力的减少则会进一步加速用户的流失。更遑论公司不断爆出的“内斗”传闻及庞大复杂的债务危机,都令人对其能否东山再起报以疑虑。

现在的乐视已经不是2015年豪掷7亿美元,买下易到70%股权的乐视了。现在的乐视已经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了。就乐视目前的资金状况,乐视不从易到抽血就不错了。

图片 8

分歧的根源在于,乐视想把易到卖个好价钱。而周航不太在乎价钱好坏,只要能找到一个合适的买家,价钱低一些也无所谓。

这家公司曾是中国网约车行业的鼻祖玩家,在之后的发展中两度易主,并从此一蹶不振。几乎每隔一段时间,易到就会有负面曝出,在提现难与打车难的双重压力下,其早年积累的优良口碑正在不断被消耗殆尽。

因此,或许在滴滴看来,与其让易到落入别人手中,成为别人制衡滴滴的工具,不如把易到收入麾下。哪怕将来易到烂在自己手里,也比被别人利用强一万倍。

他们认为,任何一个企业要将业务开展到如此规模都需要近百亿的资金,而今韬蕴资本愿意以一半的价格出让易到股份,但这笔买卖真的划算吗?单就业务规模上,易到的资产并没有太大的吸引力。根据极光大数据《2018年2月网约车app行业研究报告》,易到App的市场渗透率仅为0.14%,与之对应,滴滴的市场渗透率为12%。

为啥周航可以不在乎价钱呢?这是因为,周航想让易到早点脱离乐视。

有分析认为,易到手中唯一有价值的资产是其手中握有的60余个城市的网约车牌照。2016年7月,交通运输部、工信部等7部委联合发布《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暂行办法》,要求网约车平台公司须在取得当地的《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许可证》后才可开展服务。此前美团打车迟迟未能在北京上线,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未能取得北京市的网约车牌照。

这几天,易到创始人周航与乐视之间的互怼,引爆了舆论的热情。从互怼的细节看,易到确实遇到资金问题了,而且问题似乎还很严重。如果不严重,周航也不至于把易到内部问题公开化。

韬蕴资本接手易到不久,就开始着手清退易到体系中的乐视系高管。7月,易到CTO任汝娴、CTO袁斌、法务VP刘晓庆和HRVP马冬相继离职,不久后,CEO彭刚同样确认离职。此后易到CEO的职位在一段时间中处于空缺状态,由韬蕴资本CEO温晓东同时兼任。2018年5月,原百度外卖董事长巩振兵加盟易到出任CEO。在两年不到的时间中,易到CEO换了4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