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4

滴滴四月1日起清退非京牌,接单车套壳开掘

3月29日,滴滴出行宣布4月1日起停止向全北京地区非京牌网约车进行派单。北京成为继上海之后,又一座被滴滴出行全面清退外牌车的城市。

悄无声息却引发平地惊雷。3月29日,滴滴出行宣布4月1日起停止向全北京地区非京牌网约车进行派单。北京成为继上海之后,又一座被滴滴出行全面清退外牌车的城市。距离北京网约车新政正式实施不足两个月,清退外牌车、非京籍司机成为各个网约车平台的重要工作,此前聚集大量非京牌车辆和非京籍司机的滴滴快车、易到young专车等廉价网约车服务首当其冲,新政之下,曾经价格战“烽烟四起”的廉价网约车率先走到尽头。

图片 1

清退非京牌车

据报道,滴滴北京注册司机数量虽有110万,活跃司机数也就20万左右,其中只有10.7%符合京籍规定,大约2万人。

北京网约车新政过渡期接近尾声,网约车平台加速合规运营脚步。3月29日,有消息显示,滴滴出行近期向平台司机发出通知称,按照北京市交通部门有关规定,即日起北京市范围内平台将逐步停止对非京牌司机进行派单,建议您及时更换合格车辆或回车牌所属地接单。北京商报记者从与滴滴出行合作的某租赁公司负责人处获悉,滴滴出行确定将于4月1日正式停止对北京地区外地车牌派单。

实际数据可能不会这么糟,但各平台车辆减少、订单下滑、用户流失已经成为不争的事实。

随后,滴滴出行官方证实了该消息,并表示,4月1日起停止对全北京地区外牌网约车进行派单,因近期运力减少,可能会在一定程度上对用户在部分地区、部分时段的打车成功率、等待时长等体验造成影响。北京商报记者了解到,3月20日,不少网约车司机曾透露,滴滴出行开始停止对北京三环以内地区非京牌网约车车主派单。

当时,各个平台都在寻找出路,遭到冲击最大的滴滴,试图将快车的用户引流至小巴、优享,并押宝金融业务。

另一网约车平台易到3月29日向北京商报记者表示,根据北京市政府的相关规定和网约车监管部门的要求,北京市给予平台和不合规的网约车缓冲期5个月,即到5月21日截止。“易到一直和监管部门紧密沟通,按照要求和相关规定切实做到清除不合规网约车。”

大政策之下,似乎有一条“暗流”涌现。

网约车不廉价

最近很多乘客反映:

清退非京牌车辆廉价网约车首当其冲。上述租赁公司负责人表示,公司旗下数万辆车辆为滴滴出行平台用户服务,其中从事滴滴快车服务非京牌车辆较多,约占五成。清除非京牌车辆的规定对快车业务影响最大。此前曾有消息称,滴滴出行所有业务中,大部分订单来自快车业务。高额的奖励与较低的车辆、司机进入门槛,让廉价的快车业务成为非京牌车辆的聚集地。

图片 2

不过,北京商报记者调查发现,当下包括滴滴快车和易到young专车等廉价专车业务都已不再廉价。记者以北京商报社为出发点、国贸地铁站为终点分别使用出租车、滴滴快车、易到young专车叫车发现,出租车的价格约为30元、滴滴快车的价格为27.7元、易到young专车价格为36元。同时,记者调查采访多位消费者发现,因各个平台充值返现活动力度减小,发放优惠券的频次和数额都在缩小,不少消费者开始放弃打车,改乘公共交通出行。

听了之后,我原本觉得是小概率事件,毕竟总有些小司机还是想方设法挣钱的,但直到我最近打了几次滴滴,才发现,这件事已经到了“产业链”的地步。

使命终结?

我同样坐上了一辆与滴滴显示信息不符的车,饶有兴趣地套了套司机的话:

合规司机、车辆及用户都在减少,廉价网约车是否使命终结?北京商报记者此前获悉,滴滴快车业务诞生时正值中国优步通过低价快速拓展市场,为应对市场竞争,廉价的滴滴快车业务迅速上线,随后通过对司机和乘客端发放大量补贴和优惠券的方式获取市场。然而,时至今日,滴滴出行与中国优步“一家亲”,低价抢市场的疯狂厮杀已无必要,廉价网约车的使命走到尽头。

图片 3

有分析人士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是时候挥别廉价网约车这一行业非理性烧钱竞争的阶段性产品了。网约车未来发展的核心在于差异化服务,其中走向高端化成为不少平台的重要战略,出于运营成本及市场竞争考虑,低价意味着更多的补贴烧钱,廉价网约车虽可获得流量,但对企业的长远发展来说并不合适。同时,当下网约车市场格局初定,大部分流量已被滴滴出行等平台霸占,拼服务才是未来获得流量的关键。

就这样被敷衍过去了,聊了一会发现司机很健谈,我就又问了一遍:

不过,一位不愿具名的网约车平台负责人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从今年滴滴出行公布的新架构调整方案可以看出,出租车、快车、优步都被分到快捷出行,这三个业务本质上都是以数量、规模、密度和价格取胜。当下市场上能够接受神州专车、首汽约车等平台网约车价格的用户并不多,价格本身决定规模,所以,滴滴出行不会放弃快捷出行类服务。

图片 4

另谋新路